豬一樣隊友,害你上法院!

Posted by

 

豬一樣的隊友

文 / 顏宏斌

車禍糾紛求償與調解,最怕不是對方有厲害「打手」,卻怕他有豬一樣隊友,降低談話品質不說,還嚴重誤導當事人對事態正確認知,這次是幫倒忙案例。

※※※※※※

調解室走廊坐滿等候叫號進行調解人群,炎夏的走廊,因為區公所響應馬政府節能減碳措施,只有老舊電扇嘎嘎吹著。

穿西裝交頭接耳的,大多是保險公司理賠人員、保險業務、少部分是公司法務、律師或公關。而現代人求償意識抬頭,一點小傷痛,巴不得就要讓對方傾家蕩產,因此,調解委員會永遠不缺人氣。

調解室裡更是精彩走廊十倍:拍桌子、丟書、大喊、揮拳示意、面紅耳赤差點打起來、哭爹喊娘賣身葬父之流,應有盡有。

表演越出色,或許越有機會爭取到更高賠償金

至少這些人如此鄉愿的認為。

 

這次對手,罕見是穿西裝打領帶,斯文人。當下心忖:明理人做明理事,該可以善了。

十分鐘後,卻完全顛覆我想像。

 

委員示意開始,我先表達善意微笑:「李小姐你好,王先生委託我進行調解。」

「那個姓王的呢?怎麼沒有來。」李小姐身旁年長女性開口,看年紀是母親或阿姨。「我是婷婷的媽媽。王先生自己都不來,那麼沒誠意,是要談什麼?」

笑,僵住,因為這次案件,擺明肇事主因在對方,怎麼反過來好像他們才是受賠償方。

「王先生不方便做粗活,店裡人手不足忙不開,而且他信任專業,全權委託我可以代表他發言。」我秀了委託書。

一旁,西裝先生開口了:「委員,當事人自己都不來,這樣請人調解有效嗎?他這樣隨便答應調解,法律上能成立嗎?」

委員看完委託書,表示委託有效,向那位先生點頭:「他有委託書當然可以,請問你是?」

「我姓呂,是保險系教授,財經博士。」高知識份子的驕傲,油然而生。

 

「李媽媽、呂博士、李小姐,我想大家都是明理人,既然事情發生了,我們好好處理善後,也讓王先生持續復健、安心做生意。因此我們直接討論賠償金額的部分……」

而我語音未歇,呂博士就開口打斷:「等等,你說賠償,這點我們有意見。」

 

「既然要談賠償,是不是要先看責任?如果李小姐沒有責任,為什麼要賠?不用賠嘛!」他說著,一邊拿出了初步研判表,上頭的確寫著:肇事責任無法分析

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
肇事責任無法分析,這句話誤導客戶認知!!

語畢,他一副勝利者姿態,右手撐著下巴,看我怎麼回應。

而我手邊一模一樣資料,研讀了數十遍,怎會不知道這一點?

可是瑞凡,這張表格問題不是後面「肇事責任」無法分析,而是前面的「移動現場」

 

「呂博士,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些什麼。初步研判表只是輔助判定責任,並不是主要依據,我們還是看看現場圖比較準確……」

「不,這點我很肯定,而且也問過立委辦公室的主任,他們也這樣說。既然無法分析責任,我們就沒有責任,就不需要去理會你們的賠償金問題。」回答語氣堅決。「顏先生,我看你還很年輕,以後還是多學點專業比較好。」

 

李小姐、李媽媽,一副崇拜眼神,望著這位「就是豬救世主

 

如果此時有面鏡子,該可映照我臉上一陣青半面白。氣的是堂堂一名財經博士,撈過界批評他完全陌生領域,錯誤百出又誤導他的當事人

惱的是,一旁調解委員竟然也不分是非,順著錯誤講法引導調解。

 

錯誤認知,將讓自己的客戶面對莫大風險!保險如是、調解如是!

財經博士誤導客戶,認為自己沒有「責任」,因此拒絕「賠償」。

下一場,法院見。

  • neil

    很好奇,後來呢?

    • 法院和解,而且金額如同我方預期全額